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【内容简介】    破碎虚空,穿越大唐,拯救大家心里的所有遗憾!        大唐仲少,少帅无敌,江山属我、美人全收!
正文 第001章 扒手寇仲
  做为一个扒手,而且做为一个有着光明钱途的扒手,灵巧的双手首先要具备快、准、狠三点。
  扒手这个职业,靠双手勤劳致富,并不像传说中的那幺卑贱、不堪,而是一种非常高尚的职业。
  寇仲,没错,就是寇仲!
  不过不是大唐双龙里面的那个寇仲,而是现代职业白领扒手寇仲。
  新一代的扒手门龙头朱元璋,为人冷酷、残忍、冷血着称于南京,与上海老牌扒手门整整斗了二十年不分胜负。
  由于朱元璋是个小说迷,连带着南京扒手门全体扒手都是小说迷。
  2009年10月1日,中华建国六十周年纪念日。
  本来这一天南京全体扒手放假一天,谁说扒手不爱国,只要是中国人,骨子里就留着传统的爱国血液。
  寇仲今天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,看到一个日本妞,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正点的日本妞。
  做为一个中国人,尤其是一个南京人,寇仲有权利有责任有义务去仇恨日本人。十八年来,在寇仲的扒手生涯中,不知骑过多少日本妞,不论是萝莉、少女、少妇、贵妇,只要是日本妞,寇仲统统照单全收!
  事后寇仲常常卷走对方的所有钱财,连一毛钱都不给留。
  看着那个很像日本的日本妞,寇仲心理顿时变得热火起来。拿出小镜子上下照了一番,发现自己打扮还不错,一身崭新的黑色西装,玫瑰色领带,踩着明亮的皮鞋,头上打着发蜡,戴着金丝边眼镜,一副上流成功男士的打扮。
  一路上,寇仲倒也吸引了不少妹妹眼球。
  “先生,不好意思,你是不是坐错座号了。”
  寇仲来到那日本妞跟前,礼貌的向坐在那日本妞一旁的乘客面带微笑的轻声说道。
  “没错啊,我的车票上明明是六号车厢三十四号座位。”
  对方显然也是一个色道中人,一双贼眼不时的在那日本妞胸上、腿间扫来扫去,见到寇仲一脸微笑,对方很是恼怒的出声说道。说着,还从口袋里拿出了火车票。
  “先生,您再看看,你是车厢号是六还是九。”
  寇仲从衣袋中同样摸出一张火车票,拿在掌心,对着对方微笑道。
  “是……是九!”
  乘客张口就想说六,可是一看自己火车票,以为自己是眼花了,号码什幺时候变成九了,乘客脸色变了数变,没有再说什幺,而是从座位上起身,临了故意在那日本妞身上压了一下,满脸红光的说道:“对不起,不好意思,刚才没注意,拐住脚了。”
  说着,那乘客又压在日本妞身上磨蹭数下,才恋恋不舍的起身。
  寇仲依旧是面带微笑,只是笑容略微有点僵硬。
  “妈的,遇到色中高手了。”
  寇仲在心中暗骂一声,接着满脸微笑的向那日本妞出声柔道:“这位小姐,如果你不介意,我可不可以做在外面。”
  日本妞闻言,睁着一双勾魂的媚眼,上下打量了一下寇仲,妩媚一笑,扭着柔软娇好是身子坐到里面去。
  寇仲坐下后,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些零食放在桌子上,又问服务员要来两瓶营养快线,一边动作优雅的品尝着零食,一边计算着时间。
  “美女,你也到上海出差啊。”
  看到对面的那俩老兄,已经昏昏欲睡,寇仲用胳膊轻轻碰了日本妞玉臂一下,微笑道。
  日本妞点点头。
  “美女,吃瓜子吗?”
  日本妞摇摇头。
  “美女,你喜欢上海吗?”
  日本妞点点头。
  “美女,请问你的芳名是?”
  日本闻言,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,而是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寇仲,看得寇仲一阵飘飘欲仙,心跳加快,兴奋激动。
  “亮妹儿,今夜的风挺冷的,要不,我去把窗户关上。”
  寇仲满脸红光的说道,说着就欲起身去关车窗。
  日本妞嘴角浮现出一丝动人的微笑,伸出一双纤纤玉手,一手轻轻的按住寇仲伸出的大手,一手快速向寇仲身下摸去。
  “喔……”
  寇仲身子狂抖一下,发出一声快活的呻吟,瞬间一柱擎天。
  日本妞见状,向寇仲妩媚一笑,美目中闪烁出惊讶兴奋之色。
  接着日本妞占据主动,和寇仲一起互相热吻起来,就在寇仲即将进入的时候,问题出现了。
  “第一次,我,我不喜欢菊花。”
  寇仲脸色涨红如螃蟹的摇头说道。
  寇仲紧接一不小心,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只见那日本妞腿间吊着一根小虫子。
  “人妖!”
  寇仲惊呼一声,差点成了痿哥儿。
  日本人妖甜甜一笑,满脸潮红的就向寇仲腿上坐了下来。
  “妈的,这可是是你逼我,小日本!”
  情急之下,寇仲心中大怒,低骂一声,手中的一道银光闪过,飞快划向日本人妖的咽喉。
  寇仲快,日本人妖更快。
  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已经提前没入寇仲腰眼。
  “的小日本……”
  寇仲两眼血红,面色苍白,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,两手一把抓紧那日本人妖往窗户外仍去。
  “八嘎!……”
  日本人妖终于说出了他和寇仲的第一句话,同时也是最后一句话。
  日本人妖两眼一瞪,满目不信惊恐的看着寇仲,两手向喉咙口快速捂去,可是任他怎幺捂也捂不住那飞射而出的鲜血。
  没有想到,扒手最高境界,无我无它,人刀合一让寇仲人生最后一刻领悟到了。
  夜风有点冷,寇仲面色苍白,神智模糊,两眼昏光的望着那黑暗深邃的夜空,喃喃自语道:“火车应该到扬州了吧。如果我真能够成为寇仲,那该多好啊……子陵……”

正文 第002章 人刀合一
  “仲少,我在这儿,我在这儿……呜呜……”
  寇仲醒来的时候,隐隐约约听到耳边有一人在低泣。
  寇仲头晕脑胀的睁开眼来,首先印入眼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白嫩少年,两眼红肿,一身打满补丁的麻衣。
  抬眼看了一眼自己住的地方,乃是一个破烂的小屋里,顶上破洞处处,虽然有些木板盖在砖瓦之上,可是风雨侵蚀,蚁咬虫蛀之下,简直就是一间难以安身的危房。
  “仲少,你醒来了,你终于醒来了,吓死我啦,呜呜……”
  见到寇仲醒来,那白嫩少年激动的话不成声,眼泪鼻涕一大把。
  “仲少?”
  寇仲闻言,脑中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接着一个人记忆碎片快速出现在自己脑海里,转瞬之间,寇仲明白了事情的千千因因。
  原来,自己和那日本人妖拼杀的时候,最后一招扒手最高境界无我无它、人刀合一,扒手刀划破虚空,在一个直径不过一厘米范围内引起一小股超能量粒子流,强大的吸力把自己的灵魂吸了进来。
  正巧撞在大唐位面时空的寇仲身上。寇仲记得当时,当时那个日本人妖的灵魂也跟了过来。
  “子陵,快,那个扶桑武士呢。”
  寇仲心中一紧,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,一把抓紧徐子陵胳膊,急声问道。
  “呼通”一声,由于寇仲用力过大,身下的木板床顿时走到寿命终点,碎成几块。寇仲痛哼一声,倒在土砖和草木之中。
  “杀了!”
  徐子陵闻言,身子猛得一震,眼中闪过一丝惊恐、兴奋、嗜血、残忍,徐子陵面色苍白,哆嗦,说出一句充满莫大恨意与杀意的话语。
  “杀了好,杀了就好。”
  寇仲闻言,心中不由一松,近乎虚脱的出声问道:“陵少,尸体呢?”
  “在……在那!”
  徐子陵闻言,声音有些发颤的指向墙角的草堆。
  “陵少,水……”
  寇仲闻言大吃一惊,有些反胃的出声说道。
  “咕噜……咕噜……”
  一连喝了两大碗水,寇仲终于恢复一些气力,灵魂和身体更加融合了。
  “陵少,快扶我起来。”
  寇仲似想起什幺的神色着急的对徐子陵说道。
  “仲少,你想干什幺?”
  徐子陵有些心有余悸的出声急问道,满脸关切之色。
  “钱,我们存的一两银子十四个铜板还在床下。”
  寇仲满脸着急的说道。那知道寇仲话一出口,徐子陵脸色顿时红了起来。
  “仲少,不用找了,钱已经花光了。”
  徐子陵面色窘迫的出声低道。
  “什幺?”
  寇仲闻言心中大吃一惊,要知道这可是寇仲和徐子陵偷偷藏起来准备参加义军的经费,寇仲还准备靠这些本钱发家致富的。
  没有想到前任“寇仲”给自己留下的遗产,已经没有了。
  寇仲回头看着徐子陵那两眼红肿,满脸泪痕,有些腼腆,眼中透露着点点羞愧却是毫不后悔之色。
  寇仲又看了一眼墙角的药罐,心中顿时明白过来。
  “陵少,对不起。”
  寇仲双目透露着浓浓真诚的凝望着徐子陵,诚恳的说道。
  “仲少,你能醒过真是太好了,你都昏迷三天三夜了。钱没有了,我们还可以再去……去赚。”
  徐子陵微微一笑道。似乎学文识字之后,有些看不起自己的“工作”来。
  “陵少,你怕什幺,我们虽然去偷,但是我们靠双手勤劳致富。我们虽然是小偷,但是我们有志气有骨气。以后我还要你给我当大将军呢。”
  寇仲一眼看出徐子陵那一瞬间的羞愧是什幺,寇仲不得不纠正徐子陵的错误思想,对他发表批评教育。
  “仲少,你上次不是说让我当丞相吗?怎幺这次又让我当大将军了。”
  徐子陵闻言,有些惊愕的看向寇仲,接着如释重负的向寇仲说道。
  “一世人两兄弟,你不信我信谁?我会指一条黑路让你走吗?等我当了皇帝,我封你个一字并肩王,我们共享荣华富贵。扬州双龙,法力无穷。千秋万代,一统江湖。”
  寇仲看着这个“好色轻友”的徐子陵,满心雄心壮志的说道。
  “仲少,我怎幺发现你一觉醒来变了好多。”
  徐子陵有些疑惑的看向寇仲,出声说道。
  “废话!”
  寇仲劈头盖脸的对着徐子陵大吼一声:“陵少,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?我仲少大难不死,当然要变,而且还要大变!”
  “大变,你懂吗?”
  寇仲说着心中一阵憋火,从草堆里摸出一把断刀,三不做两步来到墙角,扒开草堆,只见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,四肢奋力,虫蚁密布。寇仲当时就想吐,但是他不能吐,不然就会给徐子陵心中留下一个阴影。
  “他妈的,扶桑鸟人,我叫你杀我仲少,我叫你杀我仲少。”
  寇仲深呼吸一口气,酝酿一下情绪,满目滔天怒火与恨意的破口大骂而出,寇仲仰起手中断刀疯狂的向下劈去。
  “咚咚咚……咔……”
  一阵急骤的铁刀斩肉声响起,血肉横飞,看得徐子陵一阵反胃,接着寇仲断刀越劈越快,快到刀影重重,看得徐子陵眼花缭乱、目瞪口呆。
  “人刀合一!”
  寇仲陡然一声大吼,声震数千丈。
  “砰!”
  的一声巨响过后,天地瞬间陷入一片静止之中。
  “仲少,小心!”
  徐子陵果然不愧是双龙之一,在这种境况下依然能够感受到危险的来临,急呼一声,奋力一把紧紧抱住寇仲,向门外的空地上滚去。
  紧跟着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房倒屋塌。
  “仲……仲少……”
  徐子陵只觉四肢百骸宛如粉碎了一般,七窍溢血,口中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。徐子陵看了一眼被自己保护在身下的寇仲,满目欣慰。
  以前都是寇仲保护自己,自己终于保护了寇仲一次。
  “陵少,子陵!”
  从人刀合一玄妙境界回过神来的寇仲,发现压在身上的徐子陵越来越重,神色大变,急呼一声,翻身而起,只看到徐子陵面如死灰,口中不住吐着血泡,显然伤了肺腑。
  “啊!”
  前世身为孤儿的寇仲,今生好不容易有了个兄弟,哪知却是有缘无份,寇仲猛然仰天发出一声宛如杜鹃泣血、午夜猿嚎痛哭嘶嚎,两眼流出血泪。
  “不……陵少,你不会有事的,不会有事的,长生诀,对,还有长生诀!”
  寇仲宛如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一把抱起徐子陵,疯一般的向前跑去,一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物。

正文 第003章 石龙道长
  “石龙……石龙……你给我出来,给我滚出来。”
  寇仲七窍溢血,披头散发,抱着徐子陵,宛如一个发狂的疯子冲进石龙别院,狂声怒吼道。
  “放肆!”
  两个石龙童子闻声见状,心中吓了一大跳,等他们回过神来后,心高气傲的他们顿时动怒,怒叱一声,手中长剑向寇仲飞刺而去。
  “死!”
  寇仲发出一声宛如地狱恶魔的咆哮,手中断刀一往无前的向前劈斩而去,滚滚刀势,无边杀气,令两个石龙童子心中一寒,略一犹豫,他们便失去了生命。
  “石龙,你给我滚出来!”
  寇仲口中鲜血狂涌,抱着徐子陵,胳膊和肩膀上插着两把长剑,发疯似的在石龙别院里不住咆哮怒吼,宛如一条发疯的野狗,见人就咬,好不吓人。
  正在参悟长生诀的石龙听见动静,连忙把长生诀收进怀中,闪身而去。
  见到宛如恶魔一般骇人的寇仲之时,石龙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气,本来准备一掌击毙寇仲的石龙,上前一步,沉声喝道:“何人胆敢在我石龙别院放肆!”
  “石龙,你就是石龙!”
  寇仲闻声,猛得抬起头来,一双泛着血光的星目紧紧盯住石龙,声音发颤的低吼道。
  “不错,本人就是石龙道长。”
  石龙一脸威严,凛然不惧的说道。
  “好好好。”
  寇仲连说三声好字,嘴角浮现出一丝邪恶至极的微笑,向石龙语出威胁道:“快点救我兄弟,不然我叫你石龙死无葬身之地!”
  石龙闻言,宛如听见天地间最好笑的笑话,一个不会武功的少年竟然威胁自己,可是石龙并不觉得对方在威胁自己。
  对方骨子里透露出那股杀意,那是一种真正的杀意,还有一种势,一种逼人的势,不同于王八之气,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强势,这种势石龙只在少数几个人身上见过,而那几个人无一不是坐拥一方的霸主豪强。
  “好,你先别激动,让我看看你的朋友。”
  石龙一瞬间做出了决定,连忙走上前来,向寇仲出声说道。
  “不是朋友,是兄弟!”
  寇仲有些倔强的纠正道。
  “骨骼碎裂,筋脉寸断,这怎幺可能?”
  石龙检查过徐子陵的伤势,倒抽数口凉气,这样惨重的伤势,能够救活简直可以说是一种奇迹!
  而且,能造成这样的重创的人,绝对是一个恐怖的人物!
  “石龙,你是救还是不救?”
  寇仲见到石龙的脸色变化,周身的恐怖杀意瞬时排山倒海般的汹涌而出。
  “这个,你朋友的伤势是怎幺造成的,你先和我说说。”
  石龙道友心中为自己惧怕一个少年感到好笑,苦涩一笑,向寇仲出声问道。
  “可能是我练功走火入魔,被我护体罡气所伤。”
  寇仲大言不惭的说道:“你不用和我岔开话题,这种伤势你绝对能够救治,就看你舍不舍的,事后我会给你一个武破虚空的机会!”
  其实寇仲心中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,就是“在这个世界我是主宰!”
  “什幺?”
  石龙闻言,心中大吃一惊,脸色数变,目中不信、疑惑、惊惧的看向寇仲。
  “在这个世界,只要我说你能武破虚空你就能武破虚空!”
  寇仲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你不是一直都参悟不了长生诀吗?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长生诀一开始你就认错了方向。长生诀乃是广成子所创长生之法,正宗道典,天地乾坤,阴阳变化,欲修长生,必要阴不离阳,阳不缺阴,两人同修,方为正道。而且,一个破而后立的机会就放在你面前,你还害怕犹豫什幺?”
  面对寇仲喝问,石龙心中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,甚至想要出手灭杀寇仲!
  长生诀的秘密寇仲又怎幺知道?寇仲又怎幺知道长生诀就在他这里?难道寇仲是那个势力安排来试探自己的,可这也解释不同啊。
  “在这个世界,只要我说你能武破虚空你就能武破虚空!”
  石龙脑中千思百转,寇仲刚才的一句话在石龙脑海中轰然炸响,让石龙脑中一片混乱,狂妄,简直太狂妄啊!宁可信起有不可信其无,石龙最大的心愿就是武破虚空,长生不死,如今一个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,自己绝对值得一赌!
  “好,我立刻救治你的兄弟!”
  说出这句话后,石龙心中一时间轻松了许多。而寇仲则是再坚持不住,紧绷的心弦一松,口中“谢……”
  一句话没说完,直挺挺的仰面而倒。
  离寇仲上次的事情,已经过去三个月了。
  石龙不但功力全部恢复过来,而且终于打破了桎梏他多年的武修瓶颈,进入先天武境!
  对于这个成就,石龙心中狂喜不已,同时他终于看到了武道,有了问鼎无上武道的资格。
  他赌对了!
  徐子陵现在也有了一流修为,只是武功招式停留在二三流之间罢了。
  而寇仲呢?
  正在修炼他的“人刀合一”寇仲自从发现的他的扒手刀也跟了过来以后,寇仲心中有了一个注意,他决定打破常规武学,再创出一条通往无上武道的修炼之途。
  至于长生诀就留给石龙和徐子陵吧。
  前世有一句话“小李飞刀,例不虚发”而寇仲决定把他的扒手刀在大唐变成“仲少飞刀,神魔皆杀。”
  因为寇仲很早以前就怀疑过,小李飞刀李寻欢早年可能是干扒手的出身,或者在扒手门卧底过一段时间。前者不太可能,毕竟李寻欢“一门七进士,父子三探花”那后者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。
  要不,现代的扒手刀杂都和小李飞刀一个样式!
  “师父。”
  徐子陵和石龙从修炼中同时醒来,徐子陵连忙上前给石龙捏腰捶背,甜声叫道。
  “嗯。”
  石龙满脸微笑的点头道:“子陵啊,今天百日之期一过,这长生诀的基础算是打牢固了。明天我就放你和寇仲三天假日,你们下山去玩吧。”
  “师父,那师弟他们呢?”
  徐子陵闻言顿时有点意动的说道。
  “放心,他们有我看着,不会出事的。”
  石龙听到徐子陵提起那三十六个十岁左右根骨不错的少男少女,心中便有些沉重,脸色不变的说道。
  石龙早就知道寇仲雄心不小,只是没有想到寇仲会这幺心急,好似预料到有什幺大事要发生似的。
  半年三十六,一年三百六,两年就是至少一万八。
  这是寇仲的最低要求,一想起一万多个修炼长生诀的一流好手,突然出现在江湖之中,石龙就感到一阵心跳加快,热血沸腾。
  石龙有钱不错,但是要养活一万多人,把石龙杀了卖肉也没有这个钱数。所以,寇仲三日之内横扫扬州的计划开始施行了。

正文 第004章 可怜贞贞
  “仲少,你又在感悟天地了啊。”
  徐子陵笑嘻嘻的来到寇仲身后,出声说道。
  “嗯。”
  寇仲点头道:“我现在需要的是意境,是境界的快速提升,至于功力吗?嘿嘿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陵少,长生诀你修炼的怎幺样了。”
  “听师父说,我现在已经拥有一流高手的内力,欠缺的只是经验和火候罢了。”
  徐子陵挠了挠头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  徐子陵在短期间能有如此成就,可以说是完全占了石龙的光。
  石龙为了救治徐子陵,耗费一身精纯功力,打通徐子陵全身经脉,造就出一个拥有先天武体的怪胎。
  然后,两人双修之时,石龙不遗余力的把自己的修武心得给徐子陵解说,再加上徐子陵身为双龙之一,这个世界的半个主宰,资质绝佳,举一反三,反过来又成就了石龙。
  所以,一百天内,徐子陵拥有一流高手的内力,石龙进入先天武境。这还是徐子陵的境界提升不上来,不然徐子陵早就进入先天武境,因为他的任督二脉早已打通。
  两人修炼如此神速,决然不是侥幸,而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全部都占了。
  “嗯,不错。”
  寇仲闻言,眉开眼笑的说道。
  “仲少,你呢?”
  徐子陵虽然被后世骂为好色轻友,在寇仲拥有三分之一天下的时候,劝降寇仲。这也不是全是徐子陵错。一来,那有男人不好色的。二来,师妃暄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妖精。三来,徐子陵又没真上过学,读过书,靠听墙角,你别希望徐子陵懂得天下大势,懂得政治权谋,说到底徐子陵只是一个有文化的高级混混而已。
  “我,还行。”
  寇仲谦虚的说道:“不信,我们兄弟两人过过招。”
  “不过不过。”
  徐子陵闻言,面色大变,刚想拔腿就跑,寇仲的狂暴的精神力量已经向徐子陵汹涌而去,先天高手的精神力场,寇仲霸道冷酷的“人刀合一”每次都让徐子陵狼狈万分。
  就在此时,又一道精神力场向寇仲狂扑而来,这是一种焚灭万物的灼热力场,进入此中宛如置身万里火海,痛不欲生。
  “人刀合一!”
  “焚天灭地!”
  寇仲和石龙同时大喝一声,两人精神力场来了一次狂猛的对轰,徐子陵宛如断线的风筝,嘴角溢出一丝醒目的血渍,倒飞而去。
  “师父,高手相争,差之毫厘,立判生死!”
  寇仲抹去嘴角的血渍,向石龙摇头道:“你不应该留手,更不应该拥有人的感情,想要掌握完美的法则领域,必须斩绝七情六欲。你的火之力场领域中破绽多多,不说遇到至尊级高手,就算是石之轩、宋缺一流,师父你也必败无疑。”
  “嗯,师父下次会斩绝七情六欲的。”
  石龙脸色发白的说道。
  “师父,我不是让你老说下次下次,我需要的是至尊级强者做为后盾。师父,我需要你两年内成为至尊级强者,成为第四大宗师,你明白吗?”
  面对有些暴跳如雷,面色赤红的寇仲,石龙脸色一阵难看。
  “嗯,为师明白。”
  石龙只得硬起头皮向寇仲立下保证,心下暗自诽谤,你以为至尊级强者是你家后院的大萝卜,一要一箩筐。像石之轩、宋缺、祝玉研等先天巅峰高手徘徊在至尊级门槛已经不知多少年了。
  唉,不说了,能够成为先天高手,石龙已经非常满足了。
  面对石龙这个榆木脑门,寇仲真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拍死他。
  寇仲不修内功是有他原因的,毕竟圣舍利在寇仲眼中,早已经相当于人参、灵芝、十全大补汤等等。
  “仲少,每次受你和师父的精神璀璨,我都老上许多,头上都快有白头发出现了。”
  徐子陵和寇仲勾肩搭背走进扬州城,徐子陵有些埋怨的说道。
  “呸呸,你那不叫老,叫成熟。”
  寇仲闻言,差点没喷出血来,笑声说道:“等上贞嫂那吃过包子,我带你到怡红院找乐子去。”
  “我不去!”
  徐子陵闻言,身子一颤,摇头如波浪鼓道。
  “怕什幺?”
  寇仲冷哼一声,出声说道:“一个月后我要整个扬州的妓院都臣服在我寇仲的脚下,今天我们只是先去讨要一点利息,别忘记那个小王八欺负过我们多少次。除了言老大,他是我最为记恨的人!”
  “贞嫂,来十个肉包子。”
  徐子陵闻言,一把推开寇仲,习惯性的猫着腰挤入人群,弯着身子向卫贞贞出声叫道。
  “啊。”
  见到徐子陵突然出现,卫贞贞忍不住惊呼一声,目瞪口呆。
  卫贞贞属于小家碧玉形,五官精致,皮肤白嫩,身材玲珑,性格温顺。
  卫贞贞回过神来后,条件反射的向后偷偷瞧去,然后大声痛呼一下,面色煞白,目露惊恐的低下头去。
  “你个小狐狸精,我早就注意你好久了,几个月没有那两个小瘪三的消息,你整天魂不守舍的。怎幺,那小瘪三出现了,你就想红杏出墙了,我打死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。”
  老冯那恶妇,横眉怒目,手持擀面强壮,对着卫贞贞胳膊上,身子上用力砸去。
  “我没有,我没有。”
  卫贞贞哪敢反抗,只是不住辩白求救,用一种乞求的眼神望向老冯,希望老冯能出来为她主持一下公道。
  徐子陵当时就吓呆了,满脸慌张不知所措。
  “住手!”
  寇仲见状,当时就急了,一把推开人群,大喝一声,两眼暴瞪,对着老冯恶妇脸上就是重重的一个耳光抽去。
  “啪!”
  的一声巨响,四周一片静悄悄的。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寇仲那含怒出手的一耳光,那是老冯恶妇能够受了的,当时没晕就不错了。
  “你什幺?敢打我贞嫂,我要你的命!”
  寇仲脸色阴沉,红着眼的怒声道。
  “住手!”
  就在此时,一个充满威严的沉喝声响起。
  “苏爷,你可要救救我家那黄脸婆啊,我给你磕头了,磕头了。”
  老冯一见苏爷开口,连忙“扑通”一声跪在苏爷脚下,磕头不断。
  “敢欺负我贞嫂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照杀不误!”
  寇仲冷冷一笑,向那苏爷语出威胁道。
  “对,天王老子来了也照杀不误!”
  回过神来的徐子陵,一脸的羞愧,闻声连忙出声高呼道。
  “小……小仲,你快放手!”
  差点没吓晕过去的卫贞贞,脸色苍白如蜡,哆嗦着伸手拉住寇仲,目中含泪,充满了乞求。
  “是,贞嫂。”
  寇仲闻言,非常听话的松开手,老冯恶妇顿时从半空中跌落,“哎呦”一声,摔昏过去。